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生活都市  »  我们歪果仁真是太好了 1-3» 我们歪果仁真是太好了 1-3

上一篇:翁滋蔓和张景岚 下一篇:苦恼 1-4

  第一章    东海市龙门饭店,始建于数百年前,饭店装修雅致,古色古香,是东海市最有历史,也是高档的餐厅,普通人就算有钱也未必能在这裏预定到一席半桌,能在这裏用餐的人身份非富则贵,进进出出的都是达官贵人。    饭店的一个精致的包厢内。    「嫣然,别玩手机了,再打一次电话给妳哥哥,赶紧再催催他,今天这麽重要的日子,难得亲家母都来了,怎麽还是慢吞吞的。」坐在宴席主人位置上,正在说话的正是是我的母亲,东海市警察局长冷玉婷。东海市,作为华国最富庶的一个城市,身为本市警察局长、兼任副市长的妈妈,在权力上比其他省级的警察厅长还要大。妈妈身居高位多年,养成了严肃干练的性格,做事雷厉风行,对我这次迟到的事情十分不满。    妈妈今天因为赴宴,一改往日衹穿警服或者西装的风格,穿着一件高档黑色的连衣裙,裙子前襟不算很低,显得比较正式且保守,但是却依然束缚不住妈妈的酥胸,露出来的雪白乳肉挤压出一条深不可见的沟壑,加上妈妈有着175cm 的高挑身材,衬托出妈妈优雅巾帼不让须眉的气质。妈妈今年虽然已经有42岁了,但是身为警务人员,经常锻炼加上保养得当,身材和皮肤完全不像是一个步入中年的女性,妈妈扎着高马尾,挺拔的身姿,冷艳的气质,一股无形的气场散发出来,要求别人的时候让人难以拒绝。    「妈,我都给哥哥打过一次了,他说正在开车过来呢。」回答妈妈的是一个小萝莉,她扎着双马尾,长得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显得俏皮可爱。她就是是我的妹妹,龙嫣然,尽管衹有15岁,身材却发育得不错,胸前的鼓胀程度明显超出同龄人的水平,可谓小荷才露尖尖角,长大后恐怕又是一个诱惑人的小妖精。「不用理他了,我们先吃饭吧。」她吐了吐舌头,露出狡黠的神情。    「不用着急嘛亲家,可能小天有事,迟到点也无所谓。」我的岳母楚白兰还是一如既往地为他人着想,她的声音既温柔又优雅,让人听了如沐春风。我的岳母今天穿着的是一件米白色的定制旗袍配上白色披肩,整个人体现出高雅的贵妇气质。岳母的年纪比妈妈大两岁,可是身材比妈妈也不遑多让,特别是岳母丰满到令人咂舌的巨乳,胸部的布料被撑得死死的,让人怀疑什麽时候被撑坏裂开,胸前仿佛包裹住两颗小排球,怪不得岳母要穿专门定制的旗袍。    在外人看来,岳母衹是一个养尊处优的熟女贵妇,可实际上岳母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商场女强人,她是东海市世家,楚家的唯一继承人,东海金融集团掌门人,实打实的东海市首富,楚家与我家关係颇深,在我很小的时候,我就与岳母的女儿,宁小柔,定下来娃娃亲,官与商、权和财,那就更加亲上加亲了。    「阿姨别急,还是我给小天打一下电话吧。」一道娇俏的声音响起,然后她拿起了手机打电话。    「嘟嘟嘟……」    时间回到半小时前……    「这位先生,麻烦出示一下驾驶证。」马路中央,开着跑车的我被一位年轻的交警拦住了。    「嗝~~什麽?我听不清,妳再说一遍?」我露出奇怪的表情,这个小交警哪裏来的,不懂规矩吗?看到我的车牌居然还敢拦我?    这位年轻的交警闻到了从车内传出的酒味,不禁皱起了眉头。他抬起头,再次义正言辞地说了一遍:「先生,请出示妳的驾驶证!」    我就纳闷了,哪裏来的愣头青,我用饶有兴致的语气说:「妳……是哪个单位的?上头是谁?知道我是谁吗?」    没想到小交警不为所动,语气变得更加严厉:「这位同誌,请配合我们的工作,否者我要采取强制措施了!」    「妳?妳敢!」我怒喝道。    没想到他一点面子都不给,我刚说完,他就冲上来了,準备把我从车上撵下来。    「小刚!小刚!快住手!快住手!呼呼~~」远处,一位年龄较大的交警冲刺着跑了过来。    「队,队长?」这位小交警听到他队长的声音,停下了手。    交警队长气喘嘘嘘地跑到了小交警面前,赶紧把他拉到了一边,低声对他呵斥道:「妳知道他是谁麽?警察局长的儿子!惹谁不好惹他?不要命了?」    「可是,他都闯红灯还超速几十次了,我还闻到很大的酒味,肯定是酒驾了。」那交警小刚有点不服气。    「妳都会说他都违法几十次了,为什麽没人敢查他?用点脑子想想好不好?知道上一次小李的工作是怎麽丢的吗?不就是管了这些官二代一次,第二天滚回老家了。」    「我上次在局裏怎麽说的?有些车牌妳看见了,睁一衹眼闭一衹眼就得了,出事了我们也扯不上关係,懂吗?」交警队长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教训小刚。    「可是……」    「没有可是!这是命令!」交警队长说完吗,脸上挂着笑容地来到我面前,奉承地对我说:「龙少,这小子新来的不懂事,您就大人有大量放他一马吧。」    我嘴角露出了不屑的笑容,怒极而笑了,长这麽大,在东海市横行霸道了这麽多年,居然还有人不认识龙少我,看来不给他个教训是不行了,準备回家种田吧!    我淡淡地说道:「放他一马,恐怕有点难了,今天我就要让他知道,得罪我龙少的下场……」    「龙少,再给他次机会吧……」    「哼……我……」    「嘟嘟嘟……」刚想说话,手机突然响了,我拿起手机一看,是妹妹嫣然打来的电话,这才想起今晚还有场晚宴的,这可是我和小柔的订婚宴啊,糟了,都迟到了这麽久了,还是快点过去吧,否则妈妈又要生气了。    我也懒得修理这愣头青了,妈妈上次说过让我别惹事了,上面有人正盯着我们这些二代呢。    我摆摆手,对那老交警说:「算了,龙少今天心情好。放他一马了,下次放机灵点!」    「还不过来谢谢龙少……」那老交警拉着小交警过来,不断向我低头认错。    「轰~ 」我一脚油门,呼啸着离开了。    疾驰在高速公路上,路灯的光束不断交替闪耀,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、呼啸的风声、车内的劲爆DJ声,飙车的感觉真是爽啊。    「芜湖~~」我不禁发出了欢呼声。    我叫龙澳天,今年18岁,正是本市警察局长、副市长冷玉婷的儿子,身为一名官二代,平时在东海市嚣张跋扈惯了,不过我比其他官二代有一点不一样,就是没有向他们一样每天都玩弄不同的女人、每天都换着不同的女人去夜店。    我有一个很爱我的女朋友,宁雪柔,人如其名,小柔的性格就像她妈妈一样,非常温柔体贴,平时总是苦口婆心地劝我不要去那些狐朋狗友鬼混,别人这样要求我我早就甩他一脸了。可是我对着雪柔一点也生不起气,因为我们从小就被订下了娃娃亲,青梅竹马的我们感情非常深厚,柔儿的学习成绩非常优秀,本来可以出国去顶尖学府深造。可惜我不学无术,衹能托关係顶替了一个人的高考成绩,进入了离家很近的东海大学。雪柔她不想和我分别,也进来了东海大学,可我不知道,衹以为她成绩衹能进入东海大学。    敞篷跑车疾驰着,速度越彪越快。    「喂,小妹。」我笑嘻嘻地接了电话。    「哥哥!妳快过来啊,妈妈要生气啦!!!」妹妹的萝莉音传来,听起来好像很生气的样子,不过我还不知道她性格吗?她就是在调皮装生气。我联想到了她发火时,嘟着嘴的可爱样子,不禁笑了出来。    「哈哈哈,知道了,哥哥很快就到了。」我笑着回答她,顺手挂了电话,要是让妈妈生气了可就完了,爸爸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我们,妈妈对我非常严厉,每次想起妈妈那严肃的表情我就起鸡皮疙瘩,我猛踩油门準备加速前进。    「哈欠~~嗝~~」不就是喝了点啤的嘛,早知道就不去和朋友去聚会了,怎麽有点晕晕的……    「怎麽回事?车子怎麽歪了起来?」    「脚怎麽不听使唤了?」    「咣当——————」车子在路上蛇行摆动着,我控制不住车子,直接撞上了高速的护栏,随后车子腾飞,在空中转了180 度。    「彭!」连车带人重重摔在了路上,巨大的撞击使我失去了知觉……    时间回到正常线……    「阿姨别急,还是我给小天打一下电话吧。」这道娇俏的声音正是我的未婚妻宁雪柔。    「嘟嘟嘟……」    「嘟嘟嘟……」    电话通了。    「喂,小天,妳现在在哪裏,快点来啊,阿姨生气了。」    「小柔……是妳吗……我……我撞车了……快……快来救我……」我真的奄奄一息了,知道小柔的电话打来,我才恢复了一丝意识,用尽了全力才能接听了电话。    「什麽?小天,妳在那裏啊?喂?小天?」小柔听到我虚弱的声音,大声喊了出来。    我没有回答,因为我又昏迷过去了。    「发生什麽事了?小天怎麽了?」岳母看到雪柔着急的样子,不禁也有点担心。    「小天他……他出车祸了……呜呜……快去救他啊」小柔心急如焚,直接哭了出来。    「什麽!小天出车祸了?」妈妈听到雪柔的话,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。    「小天现在在那裏?他有说吗?」妈妈也非常心急,立刻询问雪柔。    小柔啜泣着说:「我不知道,他都没有说,我问他都没有声音了,呜呜呜……」    「快点去救他啊,阿姨,快点去通知警察局吧。」雪柔泣不成声。    「不用担心,小天一定没事的,阿姨是局长,肯定能找到他。」岳母走过来雪柔身边,安慰哭泣着的雪柔。    妈妈的头脑很清醒,没有丝毫慌张,她拿出手机,通知了人,然后準备回警局了,发生这种事,其他人也无心吃饭了。    ……    傍晚的高速公路,落日的余晖撒在地上,我被压在车裏,不断地挣扎却无能为力,意识不断地消散,在我彻底失去意识前一刻,我听到了车声……    「滴~ 嘟~ 滴~ 嘟……」救护车和警察的声音响起……    朦胧的光线逐渐在我眼前浮现,我艰难地想睁开双眼,却衹能咪出一条缝。恍惚之间,我好像看到了在擦眼泪的雪柔,她眼睛红肿着,妹妹紧紧握住她的手抽泣着,没有了往日的机灵古怪,岳母在旁边安慰着她,又看到了愁眉苦脸的妈妈,眼角泛着泪光,在和一位医生在讨论着什麽。接着我的意识慢慢模糊,最后感觉到自己好像躺着病床上,正在被推进手术室内……





上一篇:翁滋蔓和张景岚 下一篇:苦恼 1-4

友情链接